內幕交易典型案例

出處:    日期:2012/11/7

1、首例單位內幕交易罪
廈門市中級法院一審判決的上海祖龍案,是首個法人單位犯內幕交易罪。創興科技(600193)是廈門的一家A股上市公司,目前已經更名為創興置業。2007年2月開始,原董事長陳榕生計劃將其所控制的上海振龍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有關資產注入創興科技,由此也開始了一個內幕交易。2007年初開始籌劃資產注入時,陳榕生將他控制的上海祖龍、上海振龍等公司的資金5090萬元,陸續轉入其控制的股票賬戶,利用內幕信息大量買賣創興科技股票。股價從3月初的5元/股左右一路上漲到5月8日的16.54元/股。盡管5月24日創興科技發布公告取消了相關資產注入方案,但他已獲利豐厚,累計賬面盈利1915萬多元。廈門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定陳榕生任董事長的上海祖龍犯內幕交易罪,被判處罰金1915萬余元;陳榕生本人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緩刑兩年;上海祖龍違法所得1915萬余元上繳國庫。上海祖龍因此成為首個因內幕交易被刑事判決的法人單位。
 
2、首例過失泄露內幕信息
2007年10月,珠海格力集團準備將房地產業務借殼上市,格力集團副總裁、珠海格力房產有限公司董事長魯某委托況勇聯系尋找殼資源。況勇曾任格力集團財務部副部長、格力電器董事會秘書、格力集團投資部部長等職,2005年從格力集團辭職。況勇通過其同學黃某找到了西安海星現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韓某,商談海星科技賣殼事宜。但就在雙方口頭達成一致意見的當天(10月25日),兩個神秘賬戶分別動用35萬多元和25萬多元,買入海星科技55000股和39600股,第二天海星科技就漲停了,隨后股價一路飆漲。經查,兩個神秘賬戶的主人一個叫徐琴,一個是李某,這是一對夫妻。特殊的是,徐琴是格力地產借殼上市談判主要參與者況勇的外甥女,更特殊的是,況勇妻子張蜀渝是徐琴賬戶的全權代理人。在調查過程中,況勇否認他利用內幕信息買賣股票,而是表示自己與海星科技聯系格力地產借殼一事時,妻子在電話里聽到了,妻子張蜀渝也稱是從丈夫打電話中聽到此事,因而推薦徐琴買入海星科技股票,這次操作最終獲利112346.05元。對于這種情況如何認定,最終證監會還是認定這是內幕交易,屬于重大過失泄露內幕信息和意外被動獲知、傳遞內幕信息案例,是我國證券市場第一起類似案件。
3、利用內幕信息炒股虧損也要處罰
江蘇銀洲置業集團(以下簡稱銀洲集團)是江蘇省一家主營房地產業務的企業集團,一直在尋求借殼上市的機會。2008年初至6月,通過當事人倪鋒介紹,與時任上海北孚(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孚集團)法定代表人、ST興業董事長秦少秋多次接觸,商談重組ST興業事宜。6月1日,銀洲集團董事長沈某和秦少秋就支付對價等重組事宜進行了面談,次日銀洲集團向ST興業提交重組建議書。6月25日,銀洲集團因種種原因退出重組,此后“ST興業”股票連續跌停。在內幕信息形成期間,北孚集團利用其實際控制的上海福遼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證券賬戶買入“ST興業”1,092,250股,截至2008年7月7日,該證券賬戶虧損208.67萬元;倪鋒利用其控制的高波證券賬戶、卞云美證券賬戶買入“ST興業”1,933,099股。截至2008年7月7日,該2個證券賬戶虧損145萬元。2008年5月,倪鋒將銀洲集團正在重組ST興業的事情告知了朋友柳馳威,并推薦其買入“ST興業”股票。柳馳威買入“ST興業”112,532股。截至2008年7月7日,該證券賬戶虧損8.47萬元。雖然當事人利用內幕信息炒股形成虧損,但并不影響其內幕交易行為的性質,證監會依據《證券法》對當事人處以以下處罰:一、對北孚集團處以50萬元罰款;二、對秦少秋給予警告,并處以20萬元罰款;三、對倪鋒處以15萬元罰款;四、對柳馳威處以3萬元罰款。
 
4、合理推斷認定內幕交易
2007年3月至6月,李際濱作為珠海經濟特區富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粵富華)副總經理、黃文峰作為粵富華離任不久的董事、時任資金部部長,二人主要通過參加粵富華總裁辦公會議的機會,知悉了上市公司全資子公司對外股權投資分紅方案的動議、磋商與進展的基本過程與總體情況,并且明確了解分紅事項對公司業績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6月14日,粵富華發布重大事項公告稱,公司全資企業珠海電力集團于6月13日收到參股18.18%的廣珠公司董事會決議。決議對廣珠公司2006年度利潤進行分配,珠海電力集團按持股比例可獲分配股東利潤人民幣12,362.4萬元,粵富華據此確認相關投資收益。同日,粵富華發布2007年上半年業績預增650%—700%公告。李際濱利用內幕信息操作“李慶泰”賬戶提前于2007年6月12日買入30014股粵富華,并于分紅信息公告日即6月14日全部賣出,獲利69,385.26元。2007年6月1日至4日,黃文峰操作“黃美娥”賬戶買入粵富華16,300股, 6日至7日以全部賣出,獲利14,826.42元。2007年6月12日13日,賬戶買入粵富華14,600股,并于分紅信息公告日即6月14日全部賣出,獲利33,992.6元。調查審理中,李際濱提出自己的交易行為沒有利用內幕信息,買入粵富華股票是出于對公司全年業績的判斷,而不是受電力分紅的影響;黃文峰也稱其股票交易行為完全依據對公開信息的分析和對個股技術走勢的判斷做出。證監會認為,根據《證券法》的規定,內幕信息知情人“知悉”內幕信息后從事了相關證券的買入或者賣出,就可以推斷其買賣行為系“利用”了內幕信息,除非有充分的理由與證據排除這種推斷。本案中,雖然不排除二位當事人獨立的“分析判斷”可能會對其交易行為有一定的影響,但由于其交易行為本身已經符合《證券法》第202條內幕交易違法行為的構成要件,且證明其利用內幕信息從事內幕交易的相關證據清楚而有說服力,當事人的辯解不足以推翻對其內幕交易行為的認定。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證監會依據《證券法》作出(2010)29號行政處罰決定:一、沒收李際濱因內幕交易產生的違法所得69,385.26元,并處以69,385.26元的罰款;二、沒收黃文峰因內幕交易產生的違法所得48,819.02元,并處以48,819.02元的罰款。
5、利用內幕信息規避損失也要處罰
2007年10月24日,深圳市天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天健或者公司)披露2007年年度業績預增公告,預告2007年度凈利潤比上年同期增長50%-100%。此后直到2008年1月16日之前,市場對深天健業績大幅增長的預期高漲,國金證券等三家機構均預測其2007年度凈利潤增長率將達到91.63%-110.30%。然而,時任深天健董事、總經理的姜永貴卻于2008年1月14日悄然賣出5450股深天健股票。兩天后,即1月16日深天健發布業績快報,稱公司2007年凈利潤為17301.77萬元,同比增長54.61%。僅是略高于其之前預告的業績大幅增長50%-100%下限。原來,姜永貴早在2008年1月初就知道了公司2007年利潤及業績增長幅度,不可能達到市場預期的90%以上的增幅,公司發布業績快報后股價必將下跌,于是賣出了部分解禁的股票,以規避損失。姜永貴知悉深天健2007年度業績快報信息后,賣出其本人持有的公司股票,違反了《證券法》第73條、第76條的規定,構成了《證券法》第202條規定的“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的行為,中國證監會依照《證券法》第202條的規定對對姜永貴處以8萬元罰款。
 
6、遼河紡織、由春玲利一、遼河紡織、由春玲案
2008年2月14日,遼源得亨股份有限公司(遼源得亨)與百瑞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就重組事項進行商談,并確定了重組合作意向。4月18日起,遼源得亨因股價異常波動停牌。4月28日,遼源得亨發布公告稱正在籌劃重大資產重組。因此,2008年2月14日至4月28日期間,為遼源得亨籌劃重大資產重組的內幕信息敏感期。
在上述內幕信息敏感期內,“李躍、柳鳳蓮”兩個個人證券賬戶大量交易“ST得亨”股票。此后,由于遼源得亨重組并未獲得批準,加之市場下跌等原因,“李躍、柳鳳蓮”兩賬戶最終虧損賣出,虧損金額數百萬元。“李躍、柳鳳蓮”兩賬戶的資金來源于遼源遼河紡織有限責任公司(遼河紡織)以及由春玲等個人,其中遼河紡織出資800萬元,由春玲出資15.14萬元。股票交易由由春玲全權負責,各方按照出資比例結算股票交易盈虧。由春玲為遼源得亨董事會秘書,同時兼任遼河紡織公司秘書;遼源得亨董事長兼總經理趙利同時擔任遼河紡織董事長。作為遼源得亨董事會秘書,由春玲參與了遼源得亨重組的全過程,是內幕信息知情人。由春玲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利用其管理的“李躍、柳鳳蓮”賬戶交易“ST得亨”股票,構成內幕交易。
由春玲在編制遼源得亨2008年中期報告過程中,為了掩蓋其操作“李躍、柳鳳蓮”兩個賬戶實施內幕交易的行為,把兩人的名字從前十名股東名單中刪除,再用隨后人名遞補,致使遼源得亨2008年中期報告披露了不實信息。中國證監會認定,遼河紡織出資,并由由春玲利用內幕信息交易“ST得亨”股票的行為,以及由春玲本人利用內幕信息,為自己及其他人交易“ST得亨”股票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73條、第76條的規定,應按照《證券法》第202條予以處罰。遼源得亨2008年中期報告未按規定準確披露前十名股東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63條的規定,應按照《證券法》第193條予以處罰。遼源得亨董事長趙利,董事會秘書由春玲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中國證監會決定對遼源得亨給予警告,并處以30萬元罰款;對遼河紡織處以30萬元罰款;對由春玲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對趙利給予警告,并處以3萬元罰款。
 
7、姜永貴案(深天健)
2007年10月24日,深圳市天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深天健)披露2007年年度業績預增公告,預計2007年度凈利潤同比增長50%-100%。
2008年1月7日,深天健財務部編制了《2007年全年上報數表》,顯示深天健2007年度凈利潤比上年同期增長54.61%,每股收益0.57元。時任深天健董事、總經理姜永貴與公司高管人員開會討論,研究將2007年度業績快報數據上報大股東。1月13日相關數據上報深圳市國資委,并安排信息披露。
2008年1月16日,深天健披露2007年業績快報,顯示凈利潤同比增長54.61%、每股收益0.57元,與深天健上報國資委的數據一致。
業績快報披露的54.61%的同比凈利潤增幅,與2007年10月24日預增公告中50%-100%同比凈利潤增幅相比,基本在其下限,低于市場預期。業績快報披露當日,“深天健”股價大幅下跌,收盤跌幅達6.1%,與深圳成份股指數偏離值為-2.52%。
時任深天健董事、總經理姜永貴于2008年1月14日(業績快報披露2日前),賣出其持有的部分“深天健”股票5450股。以2008年1月16日業績快報公開日為基準日,姜永貴內幕交易違法所得(規避損失)2964.80元。
中國證監會認定,姜永貴知悉深天健2007年度業績快報信息后,賣出其本人持有的公司股票,違反了《證券法》第73條、第76條的規定,應按照《證券法》第202條予以處罰。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姜永貴處以8萬元罰款。
 
8、利用債務重組內幕信息獲利受到處罰
光明集團家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明家具)2005、2006年連續兩年虧損,2007年4月公司股票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若2007年繼續虧損,公司股票將被暫停上市。長城資產管理公司(以下簡稱長城)持有光明家具債權20,652.32萬元,光明家具為實現扭虧、避免退市,自2006年開始,積極與長城哈爾濱辦事處(以下簡稱長城哈辦)進行債務和解的協商談判。2007年11月21日,光明家具向長城哈辦發出《關于債務和解的方案》,雙方就以股抵債的債務重組主要形式達成一致,但具體數額還在磋商。2007年12月20日,雙方確定債務重組初步方案并制作相關文件; 23日,長城哈辦向總公司報送債務重組方案的請示,長城總公司于24日下達批復,同意項目方案;25日,光明家具與長城哈辦簽訂了《債務和解協議》,當天光明家具發布停牌公告。2008年1月2日,光明家具發布了債務重組公告。債務重組信息未披露前,時任光明家具董事長的馬中文妻子操作其姐姐馬忠琴賬戶于2007年12月21日賣出所有其他股票,全部買入“S*ST光明”67,600股, 2008年2月5日全部賣出,實現盈利98,632.34元。2007年12月12日,光明家具召開第五屆第二十七次董事會,會上通報了光明家具與長城哈辦的債務重組談判情況,光明家具副總經理黨建軍出席了該次董事會,是內幕信息知情人。2007年12月21日和2008年1月7日,黨建軍通過其本人賬戶用家中的臺式電腦網上下單委托買賣“S*ST光明”。2007年12月21日,買入“S*ST光明”22,800股, 2008年1月7日賣出5,700股,實現盈利9,968.74元。馬中文、趙金香、馬忠琴及黨建軍利用債務重組內幕信息買賣“S*ST光明”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73條“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以及第76條“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漏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202所述“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的違法行為。證監會根據《證券法》第202條的規定,對當事人作出以下行政處罰:一、沒收馬忠琴賬戶違法所得98,632.34元,并對馬中文、趙金香、馬忠琴處以罰款98,632.34元;二、對黨建軍處以50,000元罰款;責令其處理賬戶中剩余的“S*ST光明”股票,如有違法所得,予以沒收。
 
9、重組方內幕交易案
2006年7月,黃某以旗下的鵬泰投資入股中關村,持有29.58%的股份。收購完成之后,又進行了一系列債務重組和資產重組,中關村股票出現大幅波動。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間,黃光裕作為北京中關村科技發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關村)實際控制人、董事,在中關村與鵬泰投資進行資產置換過程中,決定并指令他人使用其實際控制的龍某等6人的股票賬戶,累計買入中關村股票976萬余股,成交額9310萬余元。至6月28日公告上述事宜時,6個股票賬戶的賬面收益額為384萬余元。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間,在中關村收購鵬潤地產全部股權的過程中,黃光裕決定并指令他人使用其實際控制的曹某等79人的股票賬戶,累計買入中關村股票1.04億余股,成交額13.22億余元。至2008年5月7日公告日時,79個股票賬戶的賬面收益額為人民幣3.06億余元。
 2008年10月,中國證監會將該案移送公安部,11月北京市公安局立案偵查。2010年5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黃某因內幕交易罪獲刑9年,并處罰金6億元,與非法經營罪和單位行賄罪合并執行有期徒刑14年,并處罰金6億元,沒收個人部分財產2億元。2010年8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該案維持一審判決。
內幕交易行為破壞了證券市場正常運行秩序,信息披露制度要求關于信息必須及時、準確、完整的公布于眾,保證廣大投資者公平的獲得信息的權利,內幕交易者在信息為公開前,利用其獲取內幕信息的有利地位或者非法獲取的內幕信息進行交易,一方面對于廣大投資者而言,侵害了其他投資者的平等知情權,另一方面通過內幕交易反映的證券價格失去了真實性。內幕交易行為同時也損害了其他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內幕交易者較其他投資者搶先買入或賣出所持有的股票,從而獲得非法利益,導致其他投資者無法公平獲取信息,在證券交易中處于不利地位,無法正確判斷投資方向,高買低賣,導致利益受損。本案中,黃光裕參與上市公司重組,是內幕知情人,本應遵守法律規定,不得利用內幕信息進行交易。但黃卻在重組信息未向社會公開前,先后兩次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其行為不僅違反了《證券法》的有關規定,違反了證券市場公平、公正、公開原則,侵害了廣大投資者的合法利益,而且其行為構成了《刑法》內幕交易罪,最終受到了法律的嚴厲制裁。本案成為內幕交易罪設罪以來獲刑最重、罰金最高的一起案件。
 
10、國家機關人員內幕交易案
原江蘇省人大代表、南京市委工交工委副書記、南京市經委主任劉寶春2009年2月至4月間,代表南京市經委參與重組江蘇高淳陶瓷股份有限公司,其間,他將未公開的內幕信息告知其妻陳巧玲,兩人經共謀,在價格敏感期內,先后多次買入高淳陶瓷流通股。信息公開后,拋出后獲利人民幣近750萬元。
2009年9月,中國證監會將劉寶春、陳巧玲內幕交易案移送公安機關偵查。2010年12月30日南通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原南京市經委主任劉寶春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沒收違法所得749.95萬元,并處罰金750萬元,其妻陳巧玲犯內幕交易罪,因系從犯,免于刑事處罰。
內幕知情人包括了因履行工作職責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內幕信息人在信息公開前,應當保守秘密,不得向他人泄露,包括家人、親屬、朋友,也不得利用內幕信息進行交易。劉寶春作為政府工作人員參與上市公司重組,因履行工作職責獲取內幕信息,是內幕信息知情人,在重組信息未公開前,劉寶春卻不僅將該信息泄露給其妻,而且倆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其行為不僅違反了《證券法》有關不得泄露內幕信息、不得利用內幕信息交易的規定,而且觸犯了《刑法》,最終因內幕交易罪受到了法律嚴厲的制裁。該案是全國首起國家機關人員涉足內幕交易被刑事追責的案件。
 
11、基金經理“老鼠倉”案
韓剛自2009年1月6日擔任長城久富證券投資基金經理一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及所獲取的基金投資決策信息,與他人共同操作其親屬開立的帳戶,先于或同步與韓剛管理的久富基金買入、賣出相關個股;或在久富基金建倉階段買賣相關個股,非法獲利。中國證監會以韓剛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2011年1月,深圳福田區法院作出公開判決,韓剛犯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310000元;贓款303274.46元予以沒收。該案成為我國第一起基金從業人員因利用未公開信息違規交易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案件。
在證券投資基金活動中,投資者出于對基金管理人的信任,將資金委托給基金管理人進行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與基金份額持有人之間是一種信托關系,基金管理人對基金和基金份額持有人負有忠實義務,必須恪盡職守,履行誠實信用、謹慎勤勉的義務,不得從事利益沖突的行為,不得將自身利益置于基金財產和基金份額持有人的利益之上,更不得在執行職務或辦理業務過程中利用所處地位或優勢牟取私利。本案中基金經理韓剛一方面履行公司賦予的職責,參與基金財產的投資和管理,另一方面又憑借職務便利,利用非公開的基金投資信息,搶先交易,這種行為不僅客觀上會對相關股票的市場價格產生不利于有關基金的影響,損害基金財產及基金份額持有人的利益,而且妨礙了正常的交易秩序,破壞了公平、公正的市場交易環境。這種行為本身也違背了基金經理的誠信義務,性質惡劣。韓剛也因“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被追究刑事責任。

图片区 偷拍区 小说区,图片区 偷拍区 小说区无广告,小说区图片区视频综合